阿扁2008、2009 年的流年誌事(四)

2008/09/01 許耀焜老師

當您以出生年月日時辰所排出的命盤是為時空垂象下的固定盤 ,古人稱之為 天盤大限 盤稱之為 地盤 ,而 流年盤 則命名為 人盤 ,古書所謂的「天、地、人」指的就是這些囉!好像有點「玄」,卻是很簡單。

以阿扁命盤為例,他的天盤就是巨門、文昌星坐命午宮的固定盤,地盤就是 53-62 歲丁亥宮為大限命宮的盤面,而人盤就是以戊子流年(在子宮)為命宮的盤面,但是各位知道了什麼是天、地、人盤之後又如何切入命盤的剖析?

為方便讓網友們瞭解起見,再以阿扁的命盤為範例作說明,在 2008 年的流年盤的命宮是為天機、左輔星(流年是為時間 ,而大限盤是為空間現象盤,而命盤固定盤是為時空垂象盤),既然流年是為時間, 所以當是說命造阿扁是以「時間的應數」天機、左輔來接受天盤及地盤的洗禮考驗 ,從過程中數算出「吉凶禍福」。那也就是說阿扁命盤在今年 2008 年的時間應數是天機、左輔。但今年的這個時間時應數與 1996 年的時間應數的天機、左輔是同樣??

表面上的星曜是同樣,卻是不同時空背景下的天機、左餔。 1996 的地盤是 43-52 丙戌宮,而 1996 的流年名稱是為丙子年,所以沒理由將 1996 的時間應數與 2008 年的時間應數認為是一模一樣。在丙子流年的時間應數是為天機化權、左輔 ,而 2008 戊子年的時間應數是為天機化忌、左輔 。天機化權與天機化忌,存在著很大的差異性,再者丙戌宮干將天機星又挹注了化權的能量,所以阿扁在 1996 年時間應數上的天機星是擁有雙化權的能星,而 2008 的天機星除了被流年天象挹注了化忌之外,又有來自 53-62 丁亥宮干的化科能量,所以硬體上的天機星其之“靈魂”卻從雙化權的旺盛積極轉變成只在招架求解困的化科化忌能量 ,那也就是說,硬體一樣,但軟體卻不一樣了,作為力、表現力當然是不一樣!

「天人合一,從地盤取象」這是解盤的口訣,這個口訣的「硬體」詮釋很容易懂,也就是在戊子年時,所在的宮位是為阿扁本命盤的遷移宮(這就是人盤與天盤的融合),而所在的宮位則又是地盤(大限盤)的父母宮。從解盤的角度切入時則是在計算這個天機(化科化忌)處在天盤(本命盤)遷移宮、地盤(大限盤)的吉凶禍福。所謂的從地盤取象 就是阿扁在 2008 流年是處在空間現象盤裡的父母宮位置,那也就是說 2008 年的行運與本命遷移宮、大限父母宮有著極大的關連性!

遷移宮是外緣、前途的判斷宮位,而父母宮又稱之為光明宮(父母宮與疾厄宮之聯線稱之為光明線),再深入一點的詮釋,可以將遷移宮視為夫妻宮的財帛位(交易位,也是福德宮的氣數位)。當我們在判斷考試運好壞的宮位除了官祿宮之外,最重要的是從父母宮著手,然而是否會招惹官非,也就是從光明線切入作判斷…。個人就是應用以上的學理,以寫出阿扁在 2008 、 2009 年的流年誌事。

 

有效的應用本命四化、大限四化、宮位飛位、流年四化及宮位自化,則是解盤精準與否的關鍵。如何切入才不會讓那麼多的飛化在空中、在地上糾結不清,表面上看來很難,其實,只要肯用心學習很容易的就能夠釐清那些糾結,而做出精確的推論,我能夠的,深信網友們必然也做得到!。

各位都知道,命宮、財帛宮、官祿宮是一體三面,這三個宮位無論是本命盤或大限盤或流年盤皆不怕坐在化忌上,但就是怕化忌的能量從對宮來沖!以阿扁在 2008 的處境來說,時間應數上的天機星除了來自大限的化科加上流年的化忌外,就“壞”在戊子宮干使天機星自化忌,加上大限宮干使巨門星化忌來沖。當阿扁走到戊子年時,如以阿扁本命夫妻宮太陰化科來說(也就是阿珍的位置),其之官祿宮見著了羊陀夾忌 ,財帛宮是為天機科忌又自化忌,復遭受巨門化忌沖擊著,而光明宮上頂著天刑星,在常理下來到今年的阿珍依命盤的正常推算,早就觸犯法條亦可能坐監服刑了,然而阿珍卻“關不進去”(即使關了,不出 24 小時定會出狀況而保外就醫),所以有關阿珍的部分就當是看八點檔連續劇吧!然而值得大家去想的是:身體不好的人就可以毫無顧忌的胡亂作為嗎?!

在阿扁 53-62 大限盤的大限財帛宮宮干是為癸未,會使得貪狼化忌沖大限命宮(而大限官祿宮宮干己卯使得文曲化忌沖本命財帛宮),這個貪狼化忌的現象對戊子流年來說(對天機、左輔)並不是流年之三合,所以沒能發揮有效的影響力,但是來到 2009 年時,就“卡”到了(是為 2009 年流年三合裡的官祿宮)。而阿扁在 2009 年的流月 1 月走在癸酉宮(己丑年的寅月是為丙寅月,所以阿扁流年的 1 月在酉,其宮干則是癸酉),而癸天干使得貪狼星化忌,那則是說阿扁最遲在 2009 年農曆元月就可能被抓到“犯行”的証據,在 2009 年亦會被判刑(流年父母宮是為空宮,但有右弼,這顆星作為法律或特殊禮遇的救濟星在,而這個宮位(流年父母宮)的氣數位見巨門化忌(來自大限)文昌,所以關不關得進去則是像阿珍一樣,有得“喬”的!但如果是常人一般老百姓,早就吃牢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