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扁2008年的流年誌事(一)
2008/08/19 許耀焜老師

陳水扁先生目前的行運進入53~62的丁亥大限,在剖析命盤前提醒各位幾項在紫微斗數教學講義裡曾多次講述過的重要學理公式。

(一) 大限僕役宮宮干化忌入本命福德宮時,命造當事者在該大限會罹患憂鬱或焦慮症,如福德宮的星曜組合有「嚴重缺陷」時則會萌生厭世,甚至是自殺的行徑。

(二) 大限官祿宮或財帛宮不宜見宮干化忌沖本命財帛或官祿宮的情形,如不幸遇到,那麼在該大限極可能因財惹禍或因職場上的工作關係招惹官非,而導致事業的挫敗。

(三) 天相星的吉凶禍福除了會受同宮內的其他星曜影響外,尚因為天相星的位置一定在巨門與天梁星的中間,若巨門星化祿,那麼天相則吉,那便形成“祿蔭夾印”的結構;若巨門化忌,那麼天相星則淪為“刑忌夾印”的不堪。所以天梁星之為「蔭」或為「刑」,巨門星是為關健,當然與巨門同宮的星曜若化忌,也是構足“刑忌夾印“的條件,只是其之為禍程度,不若巨門化忌那般嚴重。

(四) 天相星是顆相當「奇特」的星曜,桃花、官非、嗜好,尤其是嗑藥、酗酒等習性的研判皆與此星息息相關。

命盤剖析:

 

許多紫微斗數學人都相當熟悉阿扁的命盤,從我的提示的重點裡,您看到些什麼?

(A)53~62的丁亥大限,使得巨門星化忌,那則構成(三)所提及的刑忌夾印的情況。是的,在2007(丁亥年)之時的大限財帛宮及流年財帛宮重疊,那則有兩重“刑忌夾印”的「犯行」是出現在代表言行表現及謀生營財交易位(兌現位)的「財帛宮」裡,所以其之「犯行」是能以紫微斗數算命方式來逮個正著。

(B)53~62丁亥大限的大限僕役宮的宮干是為庚辰,剛好化忌入本命福德宮的天同星,那則與(一)學裡的憂鬱、焦慮、厭世、自殺的學理相吻合。

(C)53~62丁亥大限的大限官祿宮宮干己卯,使得文曲星化忌沖本命財帛宮,此則符合(二)的理論,會因財惹禍或因職場上的工作關係而導致事業的挫敗,是的,陳先生不但是因財惹禍,尚會因失職瀆職而受到彈劾判刑。

美國薄瑞光先生曾要陳前總統在今年2008年和平轉移「政權」,陳先生會不從嗎?如果今年戊子流年財帛宮沒被羊陀夾制時,那麼陳先生是可能“惡從膽邊生”。這個「祿存」星雖然保護助了陳先生,卻同時侷限住陳先生的作為力。假如他沒有旁騖的邪思是不可能在「重要」時刻撤換了多位軍方將領,也不會臨時更換了多位的駐外使節,然而這個「祿存」也會讓他以為「天衣無縫」因為是關起門來做事。

戊子流年命宮天機星化忌,剛好與大限丁亥的巨門星化忌相對應,巨門星是暗曜,所以阿扁的前景活門只有冀盼流年遷移宮文昌星所發揮的能量(文昌星是「制度星」,也可引伸為法規星),然而流年官祿宮卻見到大限丁亥的太陰星化祿及生年化科以作為繼續奮鬥下去的動力。

紫微人都知道太陰星是被動星象,所以阿扁的記者會,當是「被動」而為(為因應瑞士銀行帳目已被舉發,才「主動」開記者會)。目前橫在阿扁前面的逆境是有巨門化忌在流年遷移宮,而流年疾厄宮(代表腦部意識)的處境陷入刑忌夾印的困境,流年財帛宮則見羊陀夾忌…。當他將一切的犯行推給妻子時(丁亥大限化祿入本命夫妻宮的太陰星),則是造成巨門星化忌來作終結,所以會見沖擊流年命宮的天機星化忌。丁亥宮干會使天同星化權,當權忌的能量遭遇時(天同星有生年忌),是為「水火交戰」,那即是不合理、不協調前後矛盾的現象,那即造成阿扁邊演戲邊寫劇本的行徑。

假如流年財帛宮沒被羊陀所夾,那會讓他硬拗過去,然而「民意如流水」,所以他所說的一切很可能被解讀成「謊言」,也因為言行為羊陀所夾,那更會造成多說無益的窘境。另一很有意思的地方即是丁亥大限會使天機星化科,那是能夠解除流年天機化忌的不堪,更轉成「專業知識」的發揮,所以在今年是可以見著阿扁的律師本色!然而戊子宮干會使天機星自化忌,克應在實質生活上會見到陳律師「黔驢技窮」時的“上策”。

陳水扁先生在今年不會被判刑,會被限制行動則是事實(限制出境),然而來到明年(2009年)就會見著刑罰。陳律師今年會有嚴重的焦慮憂鬱苦惱的現象,甚自會想尋短,因為流年財帛宮正「兌現」著憂鬱尋短的念頭…。53~62限的丁亥大限的子女宮是為甲申宮(本命福德宮),從這個宮位裡的星曜組合是可以看到其之子女的處境,大限子女宮宮干的太陽化忌,使得太陽化祿轉成雙忌的情況,加上大限子女宮的氣數位裡的天機星自化忌的情況判斷,會使您聯想到什麼?

在丁亥大限化祿入大限僕役宮,而化忌入大限的疾厄宮是為「祿入他宮,忌入我宮」的情況推論,是為一個不吉的大限,曾多次提醒各位在解盤時,得將一切現象拉回本命盤作長線的研判,那則是化祿入本命夫妻宮,而化忌入本命宮,那也是祿入他宮忌入我宮的情況,克應在實際人生之時,則出現了陳總統、陳律師及陳囚犯,因為巨門星化忌使得刑忌夾印的情況出現在本命父母宮上,那即是犯罪官非判刑的應証,而那會是何時呢?而阿扁會焦慮乃至厭世呢?答案是“會”,但是否會釀成“慘劇”,就留待下回分解!

當丁亥宮干化祿入本命夫妻宮,化忌入命宮時,那麼「祿」的受益者是為妻子,而苦果由自己承擔,而換一個角度來說,則是妻子買單來終結「忌」所造成的禍,假如太陰化祿不存在,那麼巨門化忌也就不會存在,所以阿珍是關鍵,那麼大家對阿珍會有什麼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