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2006年的國運與陳總統的運勢結合時(一)
2008/02/18 許耀焜老師
即使您一時無法明瞭文中分析的方法,但是這確是一份值得保留的預測文,首先提醒各位在2004年是為甲申年,其天象是為廉貞化祿作開始,而2006年天象四化是以廉貞化忌作終結。在2004年啟動廉貞星的這個鐘擺不會停止於2005年,而是在2006時才朝向另一方向擺動,而值得關注的是2006年農曆7月的丙申月,則是產生廉貞星化祿的反作用力—廉貞星化忌。而從農曆7月後,廉貞星化忌所造成的動盪不安會一直持續著,這則是國運上堪憂之處!
廉貞星的政治味道濃厚,2004年在政治上有意義的事是為總統大選,而影響及左右大選結果的卻是2顆子彈,在2005年的國運預測文裡,曾喻示過乙酉年的四化裡並沒有廉貞星的信息,所以在2004年過度政治操作的廉貞星即使來到2005年之時,仍處在被化祿能量挹注的狀況,所以即使結案,仍不是「破案」,但來到2006年的甲午月之時,雖然也是廉貞化祿的月令,但是支持鐘擺的原始動力已是強弩之末(雖然表面張力仍強),而來到七月的丙申月之時,原始的力道已消弭殆盡,取而代之則是反作用力的開始。
今年農曆7月丙申月四化裡的文昌星化科在申月的宮位上的作用力極強,所以司法力量大為彰顯,在理論上2004年的重要的政治事件的總統大選,大選綁公投及2顆子彈的故事及陳總統的當選會被重新搬上檯面上作檢示,而個人質疑2004年的廉貞星化祿來得並不光明正大的原因則是因為太陽星化忌,但在2006年同處太陽星化忌,而太陰星復化忌的情況下(2005乙酉星太陰星就開始化忌失輝了),這個文昌星化科的力量則不免讓人質疑是為一股「矯枉過正」的司法力量,有點類似「夜魔俠」的辦案方式。國運預測的方法與私人命運的數算方式並不相同,然而國運卻會與一國之尊的總統的運勢環環相扣,並且息息相關!也因為農曆七月丙申的「丙火」對陳總統的日柱的日元庚的沖剋力道極大,所以各位不妨將2004年總統大選後的副作用及後遺症當成造成對陳總統不利的"丙火"之一。而為撰寫方便,仍以X先生來稱謂陳總統。
農曆七月的丙申月中的丙火對X先生而言,雖然來勢兇狠,但是庚辰日出生X先生尚能抵擋得住,只是妻室的身體卻不堪。丙火對X先生而言是反對勢力,然而X先生的抗壓性在七、八月則見表露無遺。而我在文中所提的丙火除了是國內的反對勢力外,尚包括來自「外國」勢力的介入,在重重的連環不斷的撻伐逼退下,來到農曆9月的戊戌月則是"劍拔弩張"一觸即發的時刻。
所有文中的預測皆是據「理」而書,而這個「理」是為命理的理論,而撰寫此文的執筆日為6月4日(星期日)是希望網友們能為個人的預測作見証,而非事後孔明。所有的內容絕不是跟著媒體起舞。而個人僅是凡夫俗子並不是神也不是半仙,如有失算則請各位海涵原宥!